一种莫名地感觉让柳潋黛觉得云函不会做伤害她的事,身体的不适席卷而

由于劲道大,阿竹的脸一下就红了。

终是不舍,柳潋黛提起劲一把抓住阿竹的手,虚弱地说:你不要这样子。

阿竹自责地说:小姐我对不起您。

回去再说吧。

一切都要把事情原委弄清楚后再说。

云函没有说什么,只是守在柳潋黛身旁。

注意到这个细节后,柳潋黛心头一暖,嘴角露出浅浅笑意,温和地对云函说:公子,此番多谢相救,他日若遇到困难需要帮助,报名到丞相府,小女子定当竭尽全力。

云函补充道:柳小姐,刚才说好叫我云函,怎么到这就反悔了呢?

柳潋黛小脸一红,叫云函总归太过亲密了,柳潋黛叫不出口。

接着,云函靠近一步,紧贴着柳潋黛,狭长的眼眸紧盯着柳潋黛,调笑道:你不是应该说,小女子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吗?

柳潋黛慌张地推开云函,轻声说:公子,请自重。

眼前的人,像极了一只不禁逗的猫,惹急了会炸毛。

偏云函还不肯放过柳潋黛,托着下巴故意说道:嗯可是你又叫错了!还有什么惩罚呢?

柳潋黛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云函,然后乖乖地说:云云函,我该回家了。

啧,云函心里并不想放她走,可自己也知道人妖殊途。

还是算了吧

就当为了那两次不经意间的缘分,云函决定帮柳潋黛处理下那个危害她的人。

见云函失神,始终没有讲话。

柳潋黛伸出娇小的手在云函眼前晃了晃,然后纤细的皓腕被云函温热的手掌一把抓住。

你!快松手啊!

柳潋黛试图挣开禁锢着她的大掌。然而柔弱不堪的她怎么也扳不开。

在云函眼里,柳潋黛就像是一朵柔弱的花苞,需要人精心呵护才能绽放,而她的这次的经历告诉他,她生活在一个充满阴暗狡诈的环境里,这让他放心不下。

阿竹见自家小姐被外男抓住手,也着急上前扯开云函的手臂。

云函顺势松开。

阿竹将柳潋黛扶到离云函有一定距离的地方,然后挡在柳潋黛身前,大声对云函说:你你不准过来。

云函摆摆手,表示自己不会靠近,然后将自己的钱袋放在地上,为了让她们放心,云函告诉阿竹等自己离开后再过来取。

差不多要到与苍晟约好的时间点,云函该去接云软软了,而不是在这纠缠一个不可能的女子。

钱,不是万能的,没有钱,确实万万不能的。云函将银子交托于她,也是出于这个打算。

最后,云函比了一个告辞的动作就转身离开了。

灯光将云函的身影拉长,蔓延到柳潋黛的心头,一种酸胀感弥漫在胸腔,柳潋黛心想自己肯定是生病造成的吧。

见云函消失在小巷,阿竹跑过去取走云函留下来的东西。

一个分量十足钱袋。

阿竹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小姐。

(作者:网上现金捕鱼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aho-tokyo.com/fucai/2021/0111/2792.html

上一篇:阿珂上前说道:快去通知你们殿下,就说你们殿下的师妹来了是
下一篇:回到酒店,吃过晚饭,小胖问杜奕辰:辰哥,默姐今天咋了杜奕辰